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744488.com >

难上加难的泰禾集团能等到地产行业的“春天”吗?40665红灯笼一

发布日期:2020-01-27 08:4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六合挂牌采埃孚集团完成对美国天合汽车集团!刚刚过去的2019年,各行各业都俨然一副“过冬”的模样,房地产行业更是如此。在国家“房住不炒”的大基调背景下,2019年的全国房地产调控次数高达620次,远超2018年的450次,这些政策的出台对房地产企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与压力。

  伴随着愈趋严格的政策监管,鱼龙混杂的市场环境也将进行新一轮的“洗牌”,房地产行业的马太效应将愈发明显。而在这场竞争中落败的玩家,将面临被淘汰出局的风险。

  近日,凭借打造出“中式古典人文院落”而闻名圈内的房产企业泰禾集团因为“贷款逾期”被西藏信托起诉而登上网络热搜,再加上此前在2019年泰禾集团也曾发生过多起纠纷,种种事件不由引人深思:资金链吃紧、还不起钱的泰禾集团还能正常运转吗?

  刚刚迈入2020年不久,泰禾集团就被西藏信托“预定”了。根据报道,这起“泰禾集团拖欠西藏信托借款”的案件将于2020年2月11日在法院开庭。

  被诉主体除泰禾集团外,还包含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,以及福建中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东莞市金泽置业投资有限公司、王照文、卢泽芳等多个被告方。

  公开信息显示,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,泰禾集团的法律诉讼案件异常高发,2019年它涉及开庭的纠纷多达39起。而此次与信托机构有关的纠纷也不是泰禾集团的第一起。去年7月,就有媒体报道称,中诚信托与泰禾集团、增城荔涛房地产有限公司发生借款合同纠纷。

  此情此景不禁让人唏嘘,曾经走“高端”房产路线的泰禾集团,如今竟然被“高调”催债。

  回顾泰禾集团的发展历史,早年间,它在北京首倡中式文化定制精装院落,联手国内外知名建筑大师推出了“运河岸上的院子”主题别墅,从此在地产圈打响了品牌的名号,一举成功登顶国内高端房产市场。

  2012年之后,国内房地产行业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,泰禾集团也大步迈开了扩张的步伐,它加快土地储备的速度,在深圳、北京等一线城市拿下多块地王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5年泰禾集团新增土地储备面积还只有38.69万平米,但在随后的2016年和2017年,其新增土地储备面积已经分别高达204万平方米和792.8万平方米。

  伴随着泰禾集团土地储备面积的增长,其背负的债务也越来越重。据2018年泰禾集团的财报信息显示,截止到2018年末,泰禾集团负债累计高达2112.47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到86.88%,其账面有息负债为1375.2亿元,净资产负债率高达384.55%。

  需要强调的是,在泰禾集团上千亿元的负债当中,短期债有574.28亿元,考虑到公司现金储备只有115.58亿元,货币资金对短债的覆盖比只有0.26,可以推测出目前泰禾集团的资金链非常紧张,超高的负债率很容易让它“喘不过气”。

  这也难怪泰禾集团被信托机构接连起诉“贷款逾期,还不上钱”了,如此“超负荷”运转下,想要稳住大局的确很难,而这也证明泰禾集团没有能力转动这么大的盘,随时有崩掉的的风险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泰禾集团近年来已经开始采取各种措施以解决目前的资金困局,相比于前几年的“买买买”,2019年之后的泰禾集团一直在“卖卖卖”。

  于是,泰禾集团开始出让资产股权,据统计,截止到2019年年底,泰禾集团一共发布了16次转让出售资产股权公告,16次出售资产,40665红灯笼一。收回资金近百亿元。

  出售资产的举措也的确减轻了泰禾集团的资金压力。据公开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,泰禾集团短期债务为306亿元,同比2018年底的574亿元下降了46.69%,资产负债率为84.24%,下降了2.64%。

  但很遗憾,变卖完资产后其账面资金也仅仅只有147亿元,依然不能覆盖短期债务。

  并且,这样的举措对泰禾集团来说也只是权宜之计,毕竟对于房地产企业来讲,没有土地储备,就没有市场的话语权。而泰禾集团卖掉部分资产之后,自身所剩的土地面积已经不多了,并且2019年泰禾集团没有在公开市场拿过一块地,相当于“只出不进”。

  2019年之后的泰禾集团可以用“屋漏偏逢连阴雨”来形容。除了官司接连不断、变卖资产求生存之外,泰禾集团的房产销售情况也十分不理想。

  根据地产研究机构克而瑞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,2019年泰禾集团全口径销售额为808.7亿元,相比于2018年的1303.4亿元总销售额,同比大幅下降了38%。

  略为讽刺的是,在2019年的6月,泰禾集团在中国院子举行媒体见面会时,公司董事长黄其森还曾表示,“今年我们目标比较保守,要达到1500亿”。

  显然,从数据中可以看到,泰禾集团在2019年不仅没能完成目标业绩,而且还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,泰禾集团距离它的千亿梦想愈发遥远,泰禾集团的企业排名也从2018年的第21位下滑至2019年的第42位。

  另外在二级市场,泰禾集团的表现也不如人意。自2018年1月以来,泰禾集团的股价呈现出持续下滑的态势,即使是2019年第一季度房地产市场出现“小阳春”,也依然没能改变泰禾集团股价的走势。截至2020年1月14日收盘,泰禾集团股价报收于6.12元/股,与此前高点的21.68元/股相比,跌幅超过七成。

  而泰禾集团资金压力的影响也持续蔓延到了消费者市场。从2019年3月开始,与其相关的维权事件就频频发生:高端别墅“减配”、交房延迟、房产抵押导致购房者无法办理房产证

  在此背景之下,泰禾集团可谓是“难上加难”。在这场房产市场的寒冬里,已经有不少小企业破产清算、大企业变卖资产续命。泰禾集团背负那么大的资金压力之下,它能等到“春天”的来临吗?